首页
推荐文章
艾滋检测
恐艾咨询
相关疾病
当前位置:首页 > “高危行为” > 详情页

恐艾干预中心:高危行为后的脱恐靠谱吗

信息来源:互联网2019-12-11

  为什么恐友会产生很多怨恨的情绪,那是因为对自己的一种极大的不认可,根源于内在觉得自己通过可以学习一些艾滋病知识就可以脱恐,结果发现越学越久,就越发觉网络上很多的不真实,就越来越矛盾,就越来越恐惧,本来的愿望是很快脱恐,但是并没有得到满足,从而产生严重的挫败感,而且这样的挫败感和可能感染艾滋病这样的惨绝人寰的后果捆绑在一起,更加导致了大量的问题。比如说,恐友本来是想找到一个合适的方法,结果网络上什么人都有,恐友的需求是脱恐,可是网络上一个随意不负责任的乱说话导致了恐友恐惧加深。恐友的需求得不到满足。恐友一次次的失望、痛苦,然后在内心但形成了“网络有毒”的烙印,便对网络搜索心生怨恨。久而久之,这个作为初级恐友脱恐的经验模式就直接被颠覆,所以就变成了一种不稳定的个体情绪体验模式。这也是为什么恐友会反复产生波动,且就算已经查实了帮助自己老师的身份和背景,还是总觉得自己很累很痛苦,并且在执行恐艾干预过程的初期能动性不强,这就是来自于最初在网络上游荡所积累的怨恨体验模式。

  在网络上边搜索变求问,也就越来越多的情绪产生了,在这个怨恨的情绪体验中,通常伴随夹杂着无助、恐惧、愤怒。对于恐友们来说首先是无助,遇到事情时,首先是到处搜索到处问,结果发现脱不了恐,就开始病急乱投医,继续扩大搜索的频率和问问题的对象,甚至网络上随便一个人,不了解对方的背景和真实信息,也在不断的问,实则交叉咨询造成了更多的恐艾持续问题。恐友们本来没有那么恐惧,反而是因为问多了,感到自己没有能力应对,便心生害怕,这就是强化了恐艾症,所以为什么恐艾症难以治疗,因为很多恐友都乐于在网络上徘徊,实则这种脱离了现实生活中的脱恐方式,并不正确。然后,在感到害怕的时候,似乎觉得自己快要因为艾滋病死掉了,恰巧这个时候各种类似于艾滋病的初期症状都出来了,便恐惧死亡的到来。归根到底,是出于对死亡的恐惧,貌似死神就站在身后。比如,一个艾滋病恐惧症恐友,突然一下子出现了很多艾滋病初期症状,对他来说,真的可能就是致命的威胁。因为以前没有这么多症状,为什么偏偏在恐艾的时候各种症状全部来了。想不通弄不明白,感觉这个世界快崩塌了,寻求依赖与保护,是弱小者的天性。遇到困难,就自然而然地产生寻求保护以及寻求被照顾照料的倾向。对恐友来说,被家人进行照顾和分担忧伤,本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可惜的是,那个照料保护自己的家人,却完全不敢被告知,也不能时时刻刻随地敏锐而准确地提供回应。或者根本就是木然漠然的回应,甚至是完全错误的回应。要求被照顾,这还不足以产生怨恨,怨恨的产生,是随之而来的失望和愤怒。

  不仅如此,之所以失望而怨恨,还有夸大的自恋因素,所以恐友们就应该明白自己的需求,本就理所当然地应该得到满足。就像恐友因为恐艾需要获得安全信号等等生理上的需求,当然是需要被满足的。只是选择了在网络上被满足,反而形成了更多的痛苦。就像恐友们会觉得我不断的学习,学习艾滋病知识,伴随生理需求的心理需求,似乎也应该得到百分百的满足。总之,那种自恋的感觉就是,我学习了我就能脱恐,全然不顾这些知识是不是真的适合于恐友脱恐,毕竟恐友各有个性和特色,但是恐友潜意识中总觉得我是无所不能的,所有的要求都应当被满足的。那么,结果并非这样,单靠网络很难全身而退,由此,必然会在脱恐道路上遭受更多的挫败。不肯接受自我方式错误的无奈,然后把没有得到满足的原因,归罪于他人,是他们引诱我怎么怎么,是他们给我乱说,是他们在骗我。是因为他人的原因,才让自己受挫的。是他人的不好。有了这样的认知,便又产生了更多的心绪怨恨了。

  几个因素累积起来,遇到困扰,便会在内心执着地期待他人能够完美地照顾自己,不肯接纳现实的挫败,便在脱恐的过程中不断上演并体验怨恨的情绪。那么怎么样去消除这样的怨恨反应模式呢,个体把这种情绪体验模式,演化成为一种稳定的情绪、思维及行为的反应模式。这当然是个持续的过程,而且是个无意识的过程。那么,觉察并打断这个模式,也就慢慢可以变得更加的好了。或者说得简单点,就是恐友要脱恐得真正的反问自己,我现在这么做下去,做了多久,是不是在这上面取得了方法,而我是否靠这个方法有所进步,并且可以持续的进步。然后结合我们常说的脱恐三要素,进行互补,在这个基础上不断的去消除我们对过去的一些怨恨,对现在的一些不满,对未来的毫无希望,那么我们中心的恐友们真的可以一步一步走出来,

上一篇:女女口交会得艾滋病吗?

下一篇:最新HIV诊断标准,如何确诊H...

艾滋病科普,恐艾心理疏导,健康宣传及公益服务平台

公众号